首页>> 特色文化>> 其他文化>>正文

其他文化

民俗学者解读庙会:山西庙会文化最为丰富和独特

    民俗学者解读庙会

    山西庙会文化最为丰富和独特

  何为庙会?在民俗学者聂元龙所写的关于庙会的文章中,是这么说的,“山西的会都是自古流传下来的,往往和寺庙活动结合在一起,故民间称为‘庙会’。会的地点一般在当地的寺庙内或寺庙周围,除了物资贸易外,还有唱戏、酬神、求寿求子、祛病祈祷以及卖艺等活动,因此显得特别热闹。”

  随着社会的发展,有些庙会可能消亡了,但也有些庙会在传统的基础上有了新生,成为人们旅游休闲的一个选择。它在老百姓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多元化,祭祀神灵、交易货物、娱乐身心、走亲访友……

  1 庙会是民间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说起庙会,就不得不先说说“庙”,因为寺庙的存在与寺庙活动,是庙会产生与发展的前提。起初,庙会的主要功能是祭奉神灵,这是一种普遍的民间信仰活动,也是庙会活动的主题。

  民间的信仰是多元的,他们心中有众多神灵,凡是生活中的重要事情,都各有分管的神灵;如果原来没有过,老百姓也会根据生活需要而创造出一个神灵来。“老百姓觉得对自己有用才进庙,比如头疼脑热的有药王庙,结婚不孕的有送子娘娘庙、观音庙,有些神仙甚至身兼数职,就拿关公来说,求财运、保平安、保健康、保顺利,甚至在求子方面他也都兼职。总之,老百姓就是需要什么就信什么,很实用。”聂元龙说。

  既然老百姓有这种祭祀神灵的需要,庙会也就应运而生了。基本上每个庙都有固定的活动日期,有些是神仙的生日,有些就是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比如关公四月初八的磨刀日,每年这一天很多关帝庙都会举办庙会。这种习惯越是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它的影响就越大,因此庙会的规模也就越大,“最早的庙会都是很单纯的,一个庙慢慢地形成了祭祀规模,就有了庙会。后来在发展中,又加入了一些新元素,山西是中国戏剧之乡,明清时代,民间将戏剧引入庙会,搭台唱戏以酬神灵,这种风习逐渐在许多庙宇中推行开来,成为山西庙会中的文化特色之一。再后来,一些民俗活动和民俗表演也加入了进来。总之,借助庙会的香火,点燃了很多文化方面的东西,将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一些东西都揉了进来,同时也为小商小贩提供了一个契机和场所。这就是庙会兴盛延续的主要原因。”

  庙会在民间百姓的生活中一直都很重要,不仅过去是,现在也是。很多农村的生活非常单调,缺乏文化娱乐,因此庙会对他们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庙会之期,善男信女蜂拥而至,又有唱戏酬神助兴,便吸引了众多小商小贩蜂拥而来,为民间庙会增添了别样风景。因此,山西传统庙会的功能与形态丰富多样,祭神许愿、逛庙看戏、交流物资,乃至郊游踏青等等,显得十分活泼与生动。

  尽管现在的庙会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庙会了,但并不代表没有这种单纯的庙会了。聂元龙讲起了他多年前在晋中和顺县参加过的一个庙会,“那儿有个云龙山,端午节时会举办药王庙庙会。在那天,你会看到几乎全城的百姓都会前往药王庙,而且都是自发的。活动内容也都比较传统,就是去药王庙上香,走山丢百病,再采点艾草,顶多还会请一个草台班子,给药王唱唱戏,比较淳朴,商业味道很淡。我问了好几个村民,他们内心都比较平淡,就觉得今天必须来、应该来,没有什么原因,不去会有遗憾。”可见,尽管现代化的发展对民间庙会的冲击很厉害,但传统文化在老百姓的心目中还是很重要的。

    2 山西的庙会文化丰富多彩

  庙会在山西的历史已经延续了上千年。可以说,在整个汉民族中,山西庙会的地位都是非常高的,它的庙会文化相对来说比较丰富,同时保留下来的庙也有很多。

  庙会在山西实在是太普遍了,它的分布与地域的经济和信仰传承有关,有些经济落后,相对闭塞的地区,庙会传承得就会比较久远。“在古代,山西相对来说交通闭塞,山西人的性格又比较保守,所以文化发展迟缓,很多生活习惯相对来说保存要稳固一些,其中就包括赶庙会这一风俗。”聂元龙表示。

  山西是华夏文明的源头之一,是中华文化的“直根”,这是山西地域文化呈现出的一个显著特征。“直根”一说,是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提出的,并得到学界的普遍认同。在这片土地上,祖先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精神遗产。许多庙会的神灵故事都能和山西结合起来,比如后土庙、关公庙。还有一些可能是山西所特有的,如临汾有尧庙、运城有舜帝庙、河津有禹王庙、介休有介公祠、朔州有尉迟公庙、文水有武则天庙等。此外,历史上还有很多的传说也都出自于这里,有精卫填海、后羿射日等。至今在晋东南地区我们还能看到三嵕庙,里面供奉的就是后羿。有些庙可能在其它地方早就绝迹了,但是在山西就能看到,比如遍布晋东南地区的崔府君庙。正因为保留下来的各式各样的庙多了,山西的庙会文化相应地也就丰富和独特起来。

  而省外有些庙会也与山西有关系,比如关公庙,由于乡音土情,山西人对关公更加厚爱,晋商在去各地经商的同时,都会把关公文化也带去。“基本上各地的山西会馆里都有关帝庙,供奉的关公神像,晋商在商议一些重大事情时,在最后达成契约时必然是在关公像前,期望达到讲义气、笃乡谊,共同保卫集团利益的目的。”聂元龙说。

  3 庙会开发不要过度商业化

  既然山西有这么多的庙会,那么如何开发利用就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近年来,很多旅游公司或相关部门都将目光瞄准到了庙会上,他们多是借当地的庙会来搭台,但实际上却是一个贸易交流大会。一眼望去,小商小贩泛滥,商业化气息太浓了。

  不过这种商业化也并不是完全不好。“如果是过度商业化,把它原来的东西都掩盖了,作为文化工作者,我们就会感到很惋惜。但如果仅仅是将商业文化揉进来,它并没有破坏传统文化,而是在引领它往更高级、更有趣的方向发展,这就会好很多。”聂元龙认为,庙会开发不要过分商业化,还是原汁原味比较好。所以这就要求商业化和文化高度结合。“比如在有些庙会上,主办方会把一些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聚集到一起,有捏泥人的,做糖人的等,他们的商品价格也不便宜。这也是庙会的商业化,但却是和文化高度结合的商业,里面包含着一定的文化内涵。这样做就很不错。”

  鉴于近年来庙会的经济意义上升,已经把原来的传统意义冲击得七零八落了,聂元龙认为应该从源头上抓起,就是不要让唯利是图的人来开发运营它,开发者也应该适当考虑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底蕴。

 

  具体到实际操作中,应当怎么做呢?聂元龙提出了几点建议,首先是请一个专家来好好指导一下,专家的意见要认真对待,这个专家最好是一个热爱家乡的当地人,他的血脉在这里,对这里有着深厚的家乡情结,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地保留当地的特色。如果是外地人,恐怕就做不到了。此外,还可以参考一些当地文化学者的意见,他们的文化程度不一定有多高,但最起码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老祖宗的东西我们应该保护,庙会就应该是原汁原味。另外,就是可以有创新,但是不要过多。如果过多地引入现代化的观念,就会显得不伦不类了。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