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文化>> 晋商文化>>正文

晋商文化

诚信晋商——晋商商业信用的历史启示(四)

    【乔家复字号】 恪守家规 发展壮大

 

  这时,包头商业虽然日益繁荣,但尚未形成城镇规模,既无管治,又无行会掣肘。商业自由经营,市面物价自主。在这有利条件下,复盛公的“银球”越滚越大,几年工夫,便成为包头市面上的头号买卖。复盛公的发展壮大,有力地促进了包头的经济繁荣。“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这个流传甚广的民谚,赞扬了乔氏家族的杰出创业成果。

 

  乔贵发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有了家眷,有了三个儿子乔全德、乔全义、乔全美,分别立有各自家族分支的堂名 “德星堂”、“宁守堂”、“在中堂”。其中“在中堂”人口最多,财势雄厚、扬名四海的“乔家大院”就是“在中堂”一族居住的宅院,其主人是乔全美的次子乔致庸。乔致庸(1818年-1907年)是乔氏家族的焦点人物之一,外号“亮财主”。青年时考取秀才,希望通过儒学来振兴乔氏家族。兄长去世后,他才下海经商,主持家业。他为人处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恪守中庸之道,为人随和,多积善德,多行“和睦乡里,扶危济困”之举,对地方多有资助。无论乡里四邻谁有病痛死伤,或遇天灾人祸,只要启齿,“在中堂”无论多寡总有施舍、赈济。

 

  不仅如此,乔致庸对经商也有自己的理解:首先重信誉,其次讲仁义,最后才是商利。他还严格教育下一代,在家中设立私塾,并定立“六不准”的家规:一不准纳妾,二不准虐仆,三不准嫖妓,四不准吸毒,五不准赌博,六不准酗酒。难能可贵的是,乔氏后代子弟基本上都能遵从家规戒律。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叙述的是乔家土财主纳妾成群的故事,但在真实的历史生活中,却恰恰相反,乔家几代人无一人纳妾。亮财主娶过六房婆姨,全是续弦,映字辈的老三乔映霞与夫人张氏感情甚深,在天津小住时,张氏遭匪徒毒手,乔映霞悲痛欲绝,此后终生未娶。最后一任掌门老四乔映奎,百事如意,惟有一事不顺心,老婆只生女儿,没有男孩,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礼法下,讨房姨太太,传宗接代是合情合理的事,但在严厉的家规、家法约束下,他却根本不敢有这种举动。

 

  秦氏先祖同乔贵发一起“走西口”,摸爬滚打,尝遍世间百苦,奠定了复盛公的坚实基业。但是,创业难,守业更难。秦氏子弟争奇斗富,挥霍浪费,没多久便把偌大的家业折腾得入不敷出,落得坐吃山空,家道败落。复盛公的财股被秦家后代不断抽走,乔氏后代则不断填补,最后秦氏只剩下一厘二毫五的股金,而乔氏则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财东”。乔氏子弟恪守祖训家规,努力任事,勤奋进取,注重商品的质量,维护字号的信誉,巩固了先祖开创的家业。二十余年之后,复盛公根基牢固,信誉昭著。  

 

  宁亏不伪 近悦远来  

 

  清道光以后,英、法、美等国洋行把侵略触角深入到西北各地和蒙古草原,与商界竞争市场。乔家一脉“在中堂”奋起反击,与洋行展开商战,以争短长。先后独资增设了与复盛公经营业务相同的复盛全、复盛西、复盛协、复盛锦、复盛兴、复盛河、复盛菜园、复盛油坊等一大批商号,形成一个实力雄厚、规模庞大的商业网络。在包头,仅复盛公、复盛权、复盛西三大号就有十几个门面、四五百职工。由于乔家“在中堂”的商号名称都以“复”字打头,人们便把乔家的商号统称为“复字号”。

 

  乔家在商业和金融业的经营活动中总是本着以信誉扩大影响、以信誉立足商界、以信誉求得盈利的指导思想,绝不做取巧渔利的一锤子买卖,更不做玷污字号招牌的勾当。即使赔本也笃守这一信条。因此乔东家和掌柜们坚决杜绝所属字号存在偷奸取巧、坑害顾客的行为。如有违反号规者,一经发现,严惩不贷。据说,清末的一年粮油歉收,油价一个劲地往上蹿,乔家复盛油坊从包头运大批胡麻油往山西销售,经手伙计想乘机捞一把,暗地掺假,以次充好。谁知“东窗事发”,被掌柜发觉,狠狠训责了手下,勒令追回假油,重新灌装了纯净无瑕的好油。自作聪明的伙计被“炒了鱿鱼”,只得“卷起铺盖卷”走人。这次油市火红的良机,复盛油坊非但没有赚到钱,反而蒙受一些损失,却赢得了客户的信赖,近悦远来。乔家字号重合同、守信誉,“美名”不胫而走,省却了一笔“广告费”。乔家之所以如此,并非沽名钓誉,“宁亏不伪”是其多年经商的独特经营作风。

 

  包头城里还流传着乔家复字号“大斗卖出”的故事。面粉是北方人喜欢吃的主食,平时销量很大,有的不法商人在秤杆上做手脚,在顾客面前秤杆翘得高高的,好像分量很足,可实际上缺斤少两,百姓对此很气愤。这时有个好消息在包头城里炸开了锅,说是复字号面店卖出的一斤白面,回家就变成了一斤一两,买一斤面,实际多给了一两。霎时,来复字号买面的人爆满。原来,这是乔氏东家想出的“买一送一”的主意,他暗暗下令把秤杆改“大”,一斤变成一斤一两。这等好事,让包头百姓捡了个大便宜,并且人人成了复字号的忠实顾客。从此,包头的面粉市场被乔家复字号牢牢控制了。

 

  复字号以其多买卖、厚实力、严号规、重信用的经营特色称雄于包头,垄断了市场。包头商会的成立也是由乔家复字号牵头,一呼百应,会长一职也是由复字号的掌柜轮流“坐庄”,自然给“复字号”的生意大开方便之门。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与此同时,乔家“在中堂”以复字号为依托不断向外拓展生意,到清同治、光绪年间,京津、东北以及长江流域的各大商埠都有乔家投资经营的复字号,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著名商号。

 

  【广升号的传说】  

 

  山西太谷县广升药店的前身是广盛药铺,大约创办于明代嘉靖年间。广盛药铺原是由到太谷县行医的一个大夫开办,后来被当地地主杜氏所侵吞。到清嘉庆年间,药店实行改组,增加了姚聚等股东,药店随之也“改头换面”为广升(聚记)药店。

 

  广升药店之所以能够成为远近闻名的老字号药店,在于它有自己的招牌神药——定坤丹和龟龄集。这两种药原来都是宫廷药品。明代中叶,朱元璋八世孙朱厚 (嘉靖)做了皇帝,过五十大寿,广集天下长生不老之药,方士邵之节和陶仲文合作,从宋代张君房所编纂之《云笈七签》中的许多滋补药品中,取长补短,加以增删,并采取“炉鼎升炼”的技术,制成了号称可以长生不老的“仙药”献上,取名“龟龄集”。邵、陶死后,陶仲文的义子正是为皇帝监制龟龄集的总管,乃山西太谷人。待他告老还乡时,将龟龄集处方带回太谷,在他自己家中升炼服用,并赠送亲朋好友,其后人则以此为盈利手段,取名延龄堂。之后有人从他家将处方抄出,传到广升号药铺,从此龟龄集流传于世。

 

  清乾隆年间,大内深宫里的后宫妃嫔们由于长期闭锁在后宫,精神抑郁,体力虚弱。另外,15岁入宫的宫女到25岁才能出宫婚配,长期的宫禁生活使她们当中的大多数也都身患经血不调之症。于是乾隆皇帝命令集中在京师正在编纂《医宗金鉴》的各地名医,把治疗妇女血气抑郁症列入研究内容。名医们翻经查典,讨论磋商,集思广益,最终拟定出一个药方,付诸临床,屡次灵验。乾隆大喜,就把这种药命名为定坤丹。但因定坤丹是后宫用药,《医宗金鉴》没有将此药收录进去。当时,有个监察御史孙延夔,也是山西太谷人,其母已经重病卧床许久,却得不到任何治疗方法。他得知宫中已经有了这一神药,就从太医院将定坤丹的药方抄出,交给老家的“登元堂”药铺配制并送与母亲服用,没想到母亲很快得以康复。后来,这个处方也辗转到太谷县的广升药店,该药店将其作为药品销售,由于疗效奇特,声名鹊起。

 

  广升(聚记)药店自嘉庆年间改组后,一直到光绪初年是它的迅速发展时期,先后在汉口、怀庆(今河南沁阳)、祁州(今河北安国)、禹州(今河南禹县)、广州等地设立分店。他们自制销售的丸散膏丹逐渐发展到十多种,如治霍乱的“麝雄丸”,治时疫的“玉枢丸”等均负盛名,销售颇佳,而拥有独特疗效的定坤丹和久负盛名的龟龄集则更是该店生财的灵丹妙药。虽然其产量较低,但因价格奇昂,每瓶平均需银二两左右,也使该店的收益不小。

 

  光绪四年(1878年),广升药店又进行了一次改组,药店更名为广升蔚,资方包括杜、段、申氏等,而药店实权则被段氏所掌握。光绪十一年(1885年),广升蔚药店由于资方内部发生矛盾,又进行了第三次改组,申氏带领七家股东退出广升蔚,另组成广升远药店。从此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广升远首任经理申守常,精明强干,药店在他的主持下发展很快。申氏首先设法广为吸收游资,扩充药店资本,接着,积极向外扩展,开设分店。此外,他还积极扩大龟龄集、定坤丹的销售市场,使这两种药的销售地区由原来的山西、河北、河南、广东等地,又扩大到东北、西南各省和南洋一带。有人估计,广升远从成立到1930年,赢利在70万银两以上。但是,广升蔚却相反,由于经营不善,越来越不景气。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吸收太谷巨绅孟广誉入股资金9000两,又将店名改为广升誉,但药店经营并未改善,仍然连年亏损。1918年,广升誉再次改组,更名为广升誉(正记)药店。无奈,其经营管理一直没有走出误区,与广升远相比,营业一直处于劣势。1948年,太谷解放了,由于政府的大力帮助和国民经济的恢复,太谷的药店焕发出新的生机,成药产量大幅上升。1955年,政府批准广升誉、广升远两家合并,实行公私合营,定名为广誉远制药厂。

 

  从广誉远的变迁可以看出,不论是广升(聚记)药店,还是广升远、广升蔚和广升誉,尽管牌子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它开创的这几种中成药名牌却名扬海内外,数百年长盛不衰。这完全得益于广誉远在药品生产上的严格把关。对于龟龄集和定坤丹这两种药的生产,老店不仅要求在加工方面严格细密,而且其采纳的中草药和配方也一定要上乘药品。比如,人参一定用高丽参或老山参,其他不用。鹿茸一定要用黄毛茸、青茸,不用西茸,因为前者毛细、皮红、味好;后者毛长、瘦老、气味不纯。总之,广誉远只进好货,不进次货,精工细作,各药质量上乘,信誉颇高。在国内的禹州、祁州两大中成药市场上,只要是买广誉远的货或者别家经营的标有“广誉远”牌号的药品,买主都确信不疑。

 

 

  “以义制利”告诉人们行义的目的是可以考虑利益回报的,因为商人天经地义的目的还是要获取利益。广誉远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特别重视企业信誉,更以信誉为本,铸就了这个百年老店,直至今日还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广告